雅韵瞧这一家子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41:54 来源: 无锡信息港

一  如影是一个花季的花一样美丽的少女,家在农村,初中毕业没再读高中。不是故意不读,是没考上。总有男孩子分她的心,不是今天这个用眼睛勾引她了,就是明天那个给她传纸条了。所以,考不上也不是智商的问题,只怪她长得太好看了。  等到她不继续读书了,村子里说媒的人那可真是快踩破了如影家的门槛儿了。  保媒的对象,有村长的儿子,还有村校长的公子等等。个个都是出身好,人长得不但不秃头眼瞎的,还都挺英俊的,可是,如影一个也没看上,却非那个长在破大家里,身无长物、相貌平平、从小就劫道打架的张二虎不嫁。  如影坚贞地说,她就是要自己找对象,这辈子,生是张二虎的人,死是张二虎的鬼,不用任何人多管闲事了。  从小爹娘就骄纵惯了如影。她和二姐如花就差一岁,可是,平时扫个地收拾碗筷什么的,爹娘都是指使如花去干。有时候如花看着吃饱喝足的如影饭碗一推,像老祖宗一样,什么也不管了,就不满地反抗说:“怎么不让如影收拾碗啊?”爹娘会异口同声地说:“就不让她干,就让你干,怎么的?”。类似的事情发生多了,如影养成好吃懒做却说啥是啥的性格。所以,她认定了张二虎,十头老牛都拉不回来,爹娘的反对也根本不起丝毫作用。  如影有个在城里上班叫如欣的姐姐,得知妹妹要嫁给从小比如影还娇生惯养的张二虎的消息后,为了小妹的幸福,她特意请假赶回家劝阻,可是,结果不但没劝住,如影竟然将好看的眼睛瞪成了两个铜铃儿怒视着如欣,怪如欣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还直接告诉了张二虎如欣反对他们婚事的事情。  张二虎一听,就虎视耽耽地找如欣质问道:“你怎么就不同意我和如影搞对象呢?”  如欣怕伤了张二虎的自尊,才委婉地说:“就因为觉得你们俩在一块儿不合适。”  张二虎气呼呼地追问:“那你说,到底是怎么个不合适法儿呢?”  如欣摇了摇头,艰难地说:“反正是为了你们俩好才不同意的。”  张二虎一听,甩下一句:“我们偏要过上好日子给你看看。”气呼呼地走人。  如欣就这样得罪了两个人,可是,如欣觉得,与其将来落埋怨说当姐姐的不阻拦,还不如现在得罪人的好。这样想着,如欣暂时松了一口气。    二  谈婚论嫁的日子来了,张二虎的家境虽然也不够好,父母还是将两间旧草房倒给张二虎和如影当了新房。  他们俩结婚时,过日子的东西算不上够,不过还是很齐全的。  办完婚礼,手头剩余四千多块。小两口的日子,看上去还真的很滋润的。  好日子过了不超过半年,张二虎不愿意继续顺着垄沟儿找豆包儿。如影更是懒得去翻土坷拉,小两口儿决定另寻出路。  张二虎和如影的家,靠江边,水草丰满,江里多的是野生的肥鱼。村里有不少打鱼捞虾的人。从他们人手里上货也不贵,倒腾到乡里去推给卖鱼的,挣个中间差也十分容易。  至少,两口子认为倒腾鱼是可以发财的。  俩人一核计,就买了辆二手摩托车,开始从村里往乡里倒腾鱼。  两头家长都不看好他们的选择,他们还是干上了。  干了没几天,还没见什么成效,骑着摩托的张二虎在倒腾鱼的路上就将一个中年妇女给撞伤了。  张二虎把摩托车卖了,还没够给那女的治伤的费用。如影哭天抹泪儿地回娘家借。爹娘怎么能看得了宝贝闺女这样伤心?家里没有,就跑到外面帮着抬高利贷,总算把车祸的事情给平了。  从此,张二虎和如影就开始过上了欠债的生活。  张二虎的爹娘和丈人丈母娘都劝他们老实地当庄稼人算了,可是,小两口儿不信邪,就不种地。  如影怀孕了,张二虎知道媳妇不吃鱼肉,怕孩子营养不良,就多给她买水果,狠狠地买,没钱就借钱买,情形很感人。  有一天,买水果回来,张二虎灵感突然又来了,他对如影说:“老婆,你看水果这么贵,咱倒腾水果卖,自己吃方便,也肯定能挣钱。”  正大口吃着苹果的如影,连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倒腾水果要到县城里去上货,没车也不行。  以前欠的债还没还一分的张二虎,又去搬动在村里街坊四邻间威望很高的老丈人出面担保借高利贷。丈人疼老闺女心切,就爽快地舍着老脸去求村里的有钱人,根本也没想过他的女婿是否能够偿还以及自己所担负的风险,别的儿女有意见,也是白搭,管不了,那是爹,是个倔强的爹。  东挪西凑地弄足了钱,张二虎得意洋洋地开回来一辆旧的130客货两用车。  倒腾水果正式开始。  张二虎没有熟悉的货源,也不懂得识别水果的质量,更没有储藏的经验和设备。他就像一只无头的苍蝇,撞着什么算什么。  那些烂了的还能吃的就自己家和亲戚家分着吃,烂得不可收拾了的,被猪见了哼哼两声扭头就走的,他们索性就成箱子地倒掉了事。连看到的外人都直喊可惜,却并不见张二虎上火。如影呢,只要她自己管够儿吃,更是吃粮不管酸。大冬天的,货车在路上出了故障,张二虎要临时修理。有时张二虎从外边回来,到家棉裤湿透都结了冰。如影则好象没看见一样。张二虎还得穿着那冷棉裤自己做口吃的。当家人看不下去了提醒如影该照顾好张二虎时,如影却满不在乎地说:“他都不挑我,你们还操心啥呢?”  也不能怪如影说家人多嘴,人家张二虎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对如影好,每次上货回来,都给如影买衣服什么的。一家愿打一家愿挨,别人懒得说了。  张二虎倒腾了半年多,除了自己家闹个随便吃,就是成筐地往垃圾堆上倒烂水果,后来,赔得就干不下去了。  正好到了春天,张二虎说:“东方不亮西方亮,咱去江对岸包地种,别人都挣了,我张二虎差啥?我肯定挣大钱。”  如影只要有吃有穿,张二虎说干什么她都不过问更不会阻拦,再说了,依据张二虎的脾气,就是如影挡也挡不住。  张二虎将包地的前景跟二连襟一展望,连襟两口子马上活心了。  春雪尚未消融,连襟俩合伙去了江那边。  雇的几个长工,平时,比别家吃的都好。没钱了,就到小卖店赊帐,承诺到秋天就还。张二虎不去种地不去锄草,只让连襟领着长工去干活儿,他当起了甩手掌柜的,除了睡觉就是打牌。  连襟生气,却完全管不了他,想中途退出却因为投入了大部分家当而骑虎难下。  到秋收时,打的粮食付长工工钱和还赊的帐都没够。  结果,张二虎包地又欠了更多的债,还把本来没有饥荒的连襟家给拉下了水。  为了减轻张二虎家的负担,连襟两口子跟他们平摊了本不该平摊的债务。  到这时,张二虎的亲戚,管了他的,都被他欠了不少的钱。  如欣见张二虎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很是为他们着急,她特意找到妹夫妹妹,劝他们趁早本本分分地当个庄稼人得了。  张二虎却虎着个脸子反驳如欣说:“让你这么说,我还啥都干不了呢?我偏不信这个邪,我非要干出个样儿,让你们都看看。”  那态度之坚决,很有见了黄河心不死看了棺材也不落泪的劲头儿,如影也是一副不服气的派头儿。  如欣只有叹气道:“反正,你们记住我当姐姐的劝了,不听我也没办法。”  谈话就此不欢而散。  张二虎两口子瞎干,又不服天朝管的样子,如欣也无可奈何,只有在心里祈祷他们能够有正事儿了。    三  春天的一个晚上,如欣两口子正在家看电视,张二虎来电话了,他兴奋地说:“大姐,姐夫,到我家来串门儿吧。”如欣以为他喝多了说醉话,就说:“等放假吧,哪有空啊?”电话那边的张二虎却依然兴奋地说:“大姐,不用放假来,俺们搬到城里来了,离你家不远。”如欣如在雾里,不禁问道:“真的假的?”张二虎说:“当然是真的,不信你问如影。”  如影证实搬家来城里千真万确,听她的口气,真是与丈夫同样地开心。  如欣担心地问:“那你们在城里能干什么活儿呢?”  如影兴奋地说:“俺租的房子的房东帮二虎联系买了辆二手的港田车,拉人。听说可挣钱啦。”  虽然不看好,但都到了这个程度了,所以如欣嘴上还是说:“既然来了,那就好好干吧。”  张二虎开港田拉人,如影暂时在家做家务。两口子就这么容易地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  过了几天,如欣两口子请妹夫他们吃饭,得知开出租车的收入还不错。  如欣两口子觉得,这样好好干下去,再给妹妹找个活儿,他们的日子还真是前景不错。  如欣高兴得却是早了,张二虎开车挣了十块他就花上九块九,不是吃了就是喝了抽了。没几天,就打电话跟如欣说连米都买不起了。也不能看着大活人饿死吧?如欣两口子心里不愿意也得乖乖地从不鼓的口袋里掏钱给张二虎。  就这样混日子也不是事儿,如欣低三下四地托人给膀大腰圆的张二虎在粮库找了个扛麻袋的临时工的活儿。  月工资少说八、九百块,再加上如影在面包厂的每月三百多,快赶上如欣两口子的工资了。他们又没什么人情往来的事情,如果会过日子,每个月少说也能存上八百块。  如欣两口子仿佛看到了妹妹家新生活的希望曙光,比自己家日子有转机都高兴。家里好容易包上顿饺子,从锅里捞出来,如欣的丈夫舍不得趁热吃一个,就用饭盒装好,急忙地骑车给张二虎送去。如欣说:“你吃完了再送吧。”丈夫则说:“二虎扛麻袋很累,吃得也不好,先给他送去,鼓励鼓励他。”  正在对张二虎家信心百倍时,先前在粮库张二虎身边放的眼线邻居大哥却过来报信给如欣说:“张二虎把粮库附近的小吃部、小卖店都赊遍了帐,到月底发工资时,人家都到财务拿出欠条来要帐,张二虎没拿回几个钱儿。”  如欣又急又气,跑去跟妹妹说起这事。没想到如影却毫不在乎地说:“不可能,张二虎开工资全部都给我拿回来了。”  如欣听了,简直是都要气炸肺了,她忍不住对如影吼道:“好好好,铁打的事实你都不信,我费了那么多心思帮你们看着钱,我能得着一分吗?图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们的日子能好起来吗?现在看看,好象我来搬弄是非挑拨你们夫妻关系似的。行,今后我不管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从这件事情发生后,有一段日子如欣不再过问妹妹家的事情,毕竟自己也要过琐碎繁杂的日子。  劝了不听,尽力就行,由他们自己吧。    四  没有张二虎一家的干扰,如欣家的日子虽然也总是忙碌的,但却是平淡和谐的。可惜,这平淡的和谐张二虎他们也不让继续多久。  一个星期天如欣下班后,两口子正在逗孩子玩儿,忽然,如影哭哭啼啼地撞进了门,说张二虎失踪了。  原来,张二虎靠老丈人担保借的那些钱,他一直都没还一分。人家讨债他先是花言巧语地拖延,等人家继续催要了,他就摆出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终于把人家给逼急了,将张二虎告上了法庭。这回,张儿虎傻眼了。跟他一起傻眼的当然还有老丈人等给他担保的担保人以及关系人。怎么办?也不能束手待毙地蹲监狱去,立即行动起来想辙!平时还认张二虎的那些七姑八姨的都是能拿多少拿多少,,凑了七千块。虽然,离债务的数目还有一段距离,但将这些先给债主,撤诉就是有希望的。先平息了再说吧。  亲人们哆哆嗦嗦地将自己挤出来的血汗钱递到张二虎手上,他边接钱,边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发誓将来一定加倍地偿还给每个人。  亲人们都以为通过这次惨痛教训,张二虎真的能回头本分做事了。  没想到,他拿着大家凑的钱,脚底抹油——溜了,连如影也说不知其去向。  亲人都恨得无语了。  幸好,债主一看如影的老父亲气极生病的样子,心都软了,说不让他上法庭,同意撤诉。  了解了这个过程,如欣夫妇只说了一句:“坑的都是亲人,看来谁管他们谁倒霉啊。”  张二虎跑了,如影自己也无法在县城继续下去了,她便暂时回到农村婆家带孩子,不知道她是在等待张二虎回头还是去混日子。  自己还要过自己的日子,如欣也懒得问,至少暂时是懒得问了。    五  张二虎是秋天的时候跑的,转眼都过完春节了,也没他的消息。  中间因为他的债务问题,老丈人和那些沾亲带故管过他的人,自然是也不可能不因为借代担保等问题费周折费口舌的事儿而被搅扰。这也怪不得别人,只能怪他们没有看清张二虎。如果不是他们的变相纵容,张二虎还做不了那么多的孽。  想到这些,如欣夫妇恨得牙根儿痒痒。  索性不去想。  可张二虎的事情好像粘上了就甩不掉,这不,如欣家电话响了。  如欣接起来,刚说“你好”,对方就说:“大姐,我是二虎。”  这意外的电话,让如欣浑身颤抖,她语言不连贯地问:“你在哪儿?”  张二虎说:“我在火车站。”  如欣忘记了恨,焦急地说:“那还不赶快来我家?”  张二虎说:“我一分钱都没有了,不想活了。”  如欣说:“有什么事儿回家来说,你赶紧打车来,我交车钱。”  张二虎这回很听话,真的打车来到如欣家门口。一直盯着动静的如欣,将早准备好的车钱给了出租车司机,几个人进了屋。 共 21074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患者发作时的一般症状会是什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