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王书金案采访实录

2019-08-21 22:11:29 来源: 无锡信息港

核心提示: 时光荏苒,光阴似箭。在不知不觉中,时光游离了2005年春天已整整10年。遥想当年聆听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介绍王书金案时,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故事。

   时光荏苒,光阴似箭。在不知不觉中,时光游离了2005年春天已整整10年。遥想当年聆听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介绍王书金案时,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故事。而郑成月那股 四射、成竹在胸的劲头永远留在记者的脑海里。

   本想在侦破强奸杀人恶魔王书金案后得到升迁的郑成月,却出人意料地就此 原地踏步 ,并很快结束自己的政治生涯,提前开始了 退休 生活。

   作为早采访王书金案的记者,也就理所当然成为了早采访聂树斌案的记者,并且10年来,一直关注两案的进展情况。

 

聂树斌案 新嫌犯     张君老弟,你赶紧来广平县公安局采访,我这回可逮着了个 大家伙 ! 2005年 月1日,马上要去采访全国 两会 的记者突然接到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讲述了2005年1月19日,潜逃了10年之久的广平县强奸杀人嫌凶王书金,在河南省荥阳县落入法网,随后被押解到广平县公安局审讯。时年 8岁的王书金一连供出了自己在199 年至1995年间奸杀4人、强奸两人的犯罪事实。其中一起发生在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里的奸杀妇女案,引起郑成月等办案人员的震惊。因为这起奸杀案的 凶犯 聂树斌已在1995年被执行死刑。

   初识郑成月是在200 年,他给记者的印象是又矮又胖又黑,挺起的肚子把制服高高顶起,一排扣子只能扣上上排两个,说话也很直接,一看就是老刑警。当时他在广平县公安局主管刑侦工作,因多次破获信用社巨额现金盗窃案、变压器系列盗窃案等大案要案和疑难案件而 名噪一时 ,被誉为 神探局长 。记者先后两次赴广平县公安局采访郑成月,并报道了他和他的警队的模范事迹,因此与郑成月成了好朋友。每当他破获有新闻价值的案件时,就在时间给记者打电话爆料,这次的王书金案也不例外。

   获悉王书金案信息后,记者立即赶到了广平县公安局,采访了郑成月等相关办案人员。

   时间追溯到2005年1月19日凌晨1时 0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郑成月从梦中惊醒。电话来自河南省郑州市荥阳县索河派出所,一位女指导员在电话中称:18日夜里,该所在辖区一砖厂排查时,发现一名自称河北省肥乡县平固店的人名叫 王永军 ,经初步询问确认该人在广平县有犯罪嫌疑。

   根据河南警方在电话中通报的情况,郑成月瞬间联想到发生在10年前 1995 10 强奸杀人案在逃犯罪嫌疑人王书金。莫非是他?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他立即将王书金右眼角有块弧形伤疤等长相特征及家庭情况在电话里通报给对方。女指导员一面接听电话,一面核实了王书金的身份,不但发现他们所控制的犯罪嫌疑人 王永军 与王书金长相极为相似,而且所了解的家庭情况非常一致,初步确定 王永军 就是王书金。

   案情重大,刻不容缓。经过简单准备,19日凌晨 时许,郑成月带领刑侦人员火速赶赴河南郑州。

   发生在1995年10月 日的强奸杀人案,郑成月仍记忆犹新。那是他从派出所调到刑警大队当刑警接手的个案子,死者是一名19岁的姑娘,其哥哥在县法院工作。狡猾的王书金作案后一直潜逃,从未回过家,也没有写过信、打过电话。只上过小学的王书金没有留下一张照片,难得一次去照相馆照身份证相,也没有照成。所以王书金至今没有照片,也没有身份证,给网上追逃工作带来诸多不便。

王书金出生在广平县南寺郎固村,只上过几天小学,家中有妻子和儿子。1995年10月 日,他在村东将女青年张连芳奸杀后,便潜逃到河南省荥阳,在一砖厂打工。

   他在荥阳砖厂打工期间,与湖北籍一女青年同居,先后生下 个孩子。因前几年在砖厂打工挣的工资少,养活不了一家5口,王书金便将一儿子卖掉,得款5000元。后来,拐卖儿童的犯罪团伙被破获,王书金自然也被 请 进公安局。王书金回忆说,这次可把他吓坏了,难道他在河北石家庄和广平县奸杀案露出了马脚?但公安人员只是问他卖孩子的情况,一直没有涉及河北的案子,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过了几天,王书金被放了出来,接着在砖厂干活。

   王书金在砖厂打工时,精神高度紧张,每天下了班从不到处走动,也不与任何人来往,径直回家就不出门了。凡是有警察和挂有河北牌子的汽车出现的地方,他都躲得远远的。时间长了,王书金古怪的性格引起群众的注意,反映到当地派出所。细心的索河派出所女指导员通过对王书金长时间观察,感觉他不是一个正常的打工者,很可能有案底。于是,2005年1月18日夜里,她带领十多名公安人员以查户口为名,将王书金居住的小屋团团围住。

   被带到派出所的王书金虽感大势已去,但他仍把原籍广平县说成肥乡县,把十里铺乡说成平固店乡,与公安民警周旋。当女指导员当着他的面把电话打到广平县公安局了解到他的真实身份时,他才感到该结束了。

   在河南省荥阳县索河派出所,郑成月一眼便认出 王永军 正是强奸杀人在逃犯罪嫌疑人王书金。办案民警不顾连夜奔波辛苦,立即对其进行讯问。看到广平县公安局民警,王书金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般垂下了头。他竹筒倒豆般连续交代了包括 1995 10 在内的强奸杀人案6起,其中奸杀4人、强奸两人。

   郑成月问王书金: 为什么奸一个杀一个? 王书金回答: 我不杀了她,她就会告我。

 

石家庄西郊青纱帐谜案    据王书金说,1994年8月初,正在石家庄西郊某工厂安装暖气管道的他,在树下乘凉时发现工厂西面100米处一条乡间小道上,几乎每天14时都有一少妇从此路过。该少妇穿着连衣裙,线条优美,颇有几分姿色。

   这名从此路过的少妇康某,系附近某液压件厂职工,家住附近的孔寨村。她每天中午下班均路过此地。8月初的一天中午,康某下班后,因天气炎热就冲了凉,只穿了一件蓝底白花的连衣裙就急急忙忙地往家赶。

当康某进入他埋伏的 圈子 里时,他像恶狼一样将她扑倒在地,掐昏拖至玉米地里,把连衣裙脱掉实施了强奸。而后又朝康的肚子上踹了几脚,确认其死亡后捡起连衣裙离开现场。

   据王书金在广平县公安局交代,他本想把连衣裙拿回来捎给家里的媳妇穿,可转念一想又怕被人发现引火烧身,于是又将连衣裙埋在离奸杀现场200米处的一口枯井旁。

   康某一连数日没有回家,其父及其丈夫等人四处寻找,在孔寨村马振才承包田里找到康的尸体时,已高度腐烂,恶臭扑鼻,无法提取尸体遗留物,现场遗留物和脚印也因雨水冲刷无法提取。王书金还假装看热闹来到现场。事后,随着安装暖气管道工程的结束,和工友离开了这个离命案现场只有200米的是非之地。

   当时的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接到报案后,迅速赶到现场进行了勘查,并初步把奸杀现场北面不远处的电焊厂职工聂树斌列为犯罪嫌疑人。1994年9月2 日,聂树斌在石家庄市西郊被郊区公安分局抓获。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因强奸杀人罪被处以死刑。

   王书金所招认的罪行与聂树斌案如出一辙,两人会不会共同作案或先后作案?对此,郑成月认为 不可能 。首先,原办案部门认定聂树斌从强奸到将康某勒死,均系其一人所为,而王书金招认的作案情节也是单独作案;其次,王书金被抓获后供认并不认识聂树斌,是他一人将康某从车上推到地上实施强奸的。而聂树斌案中记载的,也是他将康某从车上推倒后实施犯罪的。两种说法均没有给共同作案或先后作案留出可能的余地。

   郑成月说,王书金是康某被害一案的犯罪嫌疑人的可能性极大。郑成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为了便于记者了解石家庄西郊青纱帐案情,拿出一块黑板对案发现场和情景进行了一番画图演示。

在广平县公安局采访结束后,记者立即来到鹿泉市下聂庄村。经过打听,找到了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谈起儿子的案件时,张焕枝认为聂树斌的案子早已了结。

   当时,记者发现张焕枝对王书金落网牵出聂树斌案并不知情,更不知道该案出现疑似 一案两凶 的情况。因为考虑各方面因素,记者认为并不适宜将在广平县公安局采访到的情况全部告知张焕枝,便称案件或许会出现一些变化。临走时,记者留下了一张名片。

随后,记者来到石家庄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采访了当年聂树斌案的主办人员,但被告知 当年是按程序办案,案件没有办错,也不存在刑讯逼供等问题 。

   经过一番采访,记者写出了题为《聂树斌饮弹漏真凶?新疑犯王书金其人其案》的深度报道。但由于当时《民主与法制》杂志是半月刊,《民主与法制时报》是周刊,所以民主与法制社领导决定在《民主与法制时报》刊发。虽然记者早采访了王书金案和聂树斌案,但遗憾的是,记者所采写的报道,未能成为家披露的媒体,在刊发时间上还是晚于河南一家媒体。随后,全国很多媒体都纷纷转载河南某媒体刊发的《一案两凶,谁是真凶?》,聂树斌案由此进入人们视野,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

 

十年后再访聂母    从2005年初,记者次采访聂树斌的母亲,到如今已整整10个年头。10年后,作为采访聂母的人,记者再次见到了聂树斌母亲张焕枝。

   2015年1月上旬,记者再次来到下聂庄。回忆起当年采访时的情景,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记忆逐渐清晰。张焕枝回忆,因为采访的记者很多,已记不清很多人的名字。通过对一些零碎的记忆,张焕枝慢慢回忆本社记者当时采访的情景,也想起了记者留下的名片。

   令人振奋的是,2014年12月12日晚,人民法院在官网发布消息,决定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这一消息,对于社会各界关注聂树斌案的人士以及聂树斌母亲张焕枝,是案件水落石出的一次机会。

阴茎异常勃起吃什么
桂林治疗男科医院
日照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