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末代皇帝溥仪周总理曾与之握手

2019-06-11 19:47:30 来源: 无锡信息港

  1964年12月20日至1965年1月5日,全国政协四届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当时我在中共山西省委统战部工作,是作为两会工作人员随同山西省的全国政协委员来京参加了这次长达20多天的盛会。

  当时华北地区的部分全国政协委员住在北京民族饭店,并被编为会议的一个讨论小组,于是我也有幸与居住在北京市的全国政协委员溥仪先生相处了一段时间。尽管与“末代皇帝”溥仪先生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当时的情景至今回忆起来,仿佛仍在眼前……

  刘少白先生擅动“御笔”

  有一天下午小组讨论,在中间休息时,溥仪先生觉得有些坐累了,起身到门外走一走。这时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的刘少白委员走到溥仪先生坐的桌边坐下,拿起溥仪的钢笔,在一张纸笺上写了一句话:“皇上,我祝您身体健康,生活愉快!”过了一会儿,溥仪先生回来后,他又很恭敬地对溥仪先生说:“禀皇上,臣今日擅动‘御笔’,可内容写的是对您的祝愿,望皇上勿降罪草民。”

  溥仪先生拿起纸笺看了看,扭过头对刘少白委员笑着说:“要是在30年以前,朕当怒治你等顽民,至少也得训斥一番。如今你和我都解放了,自由自在地生活。今天你动‘御笔’,你就是皇上,我做臣民,一切定当遵旨照办,绝不违抗。您老也要多加保重身体呀!”这虽是刘少白和溥仪先生说的几句玩笑话,但也可以看出溥仪先生经过学习以后的内心状态,同时也体现了党的改造政策在溥仪身上取得的成就。

  “现在比当皇上还忙”

  有一天下午,在小组讨论会快要散会时,溥仪向组长请假,理由是次日有一个接待任务。组长准假后,他又到我们几个工作人员坐的桌子前打了招呼才走。到了第三天下午开小组讨论会时他迟到了。在会间休息时,我在会议室外面遇到溥仪,问他:“外宾见了您都谈什么?”他很有礼貌地回答:“他们什么都问,什么都想了解,什么都觉得新鲜,什么都有兴趣。他们问我过去当皇帝时的情况,问我在战犯管理所时学习改造的情况,还问我每个月工资收入多少,婚姻状况怎么样,不论现在过去的事情都问……他们问什么,我就如实地回答什么。”

  溥仪先生说完,思索了片刻又说:“为了回答他们的提问,我很认真地做了准备,只怕回答得不合适了。说实话,我现在比过去当皇帝时还忙。不过忙的愉快舒心,有了真正的自由,不像过去当皇帝那会儿老是受制于人,很不自在。这还得托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福呀!感谢党的政策!”

  “共产党、毛主席对我太关照了”

  这次全国政协会议是和全国人大同时举行的。会议内容多、时间长,开了个跨年度的会,1965年的元旦是在北京过的。1964年12月30日晚上,党中央和国务院邀请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举行联欢,我们这些从京外来的工作人员提前半小时到会,以便于照顾本小组需要照顾的年纪大的委员。我们到大会堂北门口时,看见周恩来总理站在门厅内和几个委员谈话。稍后,进门的人多了,周总理就走到大门口一一和委员们握手问好。当溥仪先生走到大门口时,周总理向门口走了两步,握着溥仪先生的手,问他身体如何,是否还能支持得住,还嘱咐他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累了。随后我把溥仪先生领进大会堂入座。在我领他走向座位时,我问起他的家庭生活和对这次会议的感受,溥仪先生回答说:“我的家庭生活是幸福的,这都是托毛主席、共产党的福,才有今天。毛主席、刘主席、周总理真是当代伟人,他们日理万机,整天忙碌,还经常过问我的事情。不但让我接待外宾、请我吃饭,还多次过问我的婚姻情况和经济状况。共产党、毛主席对我太关照了,我一定做一个靠劳动吃饭的好公民,为做好统战工作出力效劳!”

  索要文娱券失掉良机

  在这次会议上,安排的文娱节目和晚会比较多,几乎每天晚上都有,安排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轮流观看,当时大家看的是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那时我们这些工作人员还分别担任一个小组或一个地区文娱晚会券的分发工作。因为各种原因,每天总有一些委员不在会上,有时还有多出来的机动票,于是就有了一些委员或代表因为各种原因多要几张票的余地。有一天,轮到华北地区的政协委员观看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了,这次本来有一张多余的票,但当天下午就被山西省的一位人大代表要走了。当晚我在大会堂北门过厅里遇到了溥仪先生,他问我今晚有没有多余的票,他想和夫人一起来观看。当我把上述情况告诉他之后说:“可惜你说得迟了一步,失掉了良机。”溥仪先生遗憾而又幽默地回答说:“我这个人还是不会办事,心是诚的,脑子是笨的,手脚更笨。本来是件好事我却没办成。”我当时安慰他说:“这不是笨,主要是因为您总在专心致志地开会,您回去说明情况,夫人是会理解的。以后有机动票,我们一定先记着你。”溥仪先生一脸释然,连说:“那好啊,我得谢谢你们!”

  贺德宏

  来源:中国新闻网

广州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南阳牛皮癣的医院
鹰潭治癫痫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