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谈人口红利发达国家已享受人才红利

2019-09-19 08:46:54 来源: 无锡信息港

我们在谈人口红利,发达国家已享受人才红利

人才将是第三轮全球化的主要载体,中国现在是的人才输出国,在全球人才流动的浪潮中还没有掌握先机,这不利于中国参与全球化竞争。

近日,王辉耀在清华大学时代论坛发表了演讲,以下为演讲内容整理:

参与全球化,我国1: 3仍处于劣势

我把全球化分成三个阶段:自从哥伦布发现了美洲大陆开始,我们就进入了全球化的个阶段。全球航海技术的发现,带来了疾病的流传,带来了种子、食品的全球流传。在这一阶段,中国是做得的国家。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GDP已翻了170多倍,对外贸易翻了60多倍,特别是中国加入WTO后,关税大幅降低,中国不仅没有因为开放而丧失自己的产业,反而使国内各大产业竞争力明显提高。在入世的带动下,我国已经成为世界出口大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果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降低关税是消除货物流动壁垒,这种壁垒的消失给中国带来了10年的高速发展期。

全球化的第二个浪潮,是全球的资本流动。从18世纪荷兰的个股票市场开始,全球的资本跨越全球、翻云覆雨,近几十年进入互联时代后更是如此。但目前来看,发达国家依然是国际资本流动体系的主角。我国建亚投行,说明我国已经开始在全球资本市场发力,努力赢取这一红利。但是,现在依靠资本优势掌握全球经济主动权,这种优势已经不明显了,就像在WTO关税降低和近年来多个双边自由贸易区的建立之后,贸易自由化流动给世界各国带来的红利已经不突出。

贸易和资本优势不再突出,我们要靠什么实现全球化、把握全球化浪潮?我认为是人才。这就是全球化的第三个回合,全球的人才流动,中国现在还是的人才输出国,清华是美国博士生来源多的学校。中国在全球人才流动的浪潮上还没有掌握先机,资本、人才都掌握在其他国家的手上,中国如果还是只能把污染、粗放式的东西留在中国,在全球化竞争里就会处于劣势。

如果说,各国参与全球化三个进程相当于三个回合,要3:2胜的话,我国在货物贸易方面占的优势,在资本方面处于迎头追赶的阶段,人才方面还处于劣势,总体处于一个1:3的劣势地位。

因此,国际人才的竞争非常重要,这是一个国际人才的时代,我们要紧紧抓住。

中国经济发展需更多国际人才红利

过去30年,发达国家在享受国际人才的红利,中国却以享受国内人口流动红利为主。未来30年,中国也要享受国际人才流动的红利。

现在发达国家是享受了国际人才红利,在移民型国家,外国人口占该国人口的比例大多超过20%,如美国为14.3%,加拿大为20.7%,澳大利亚为27.7%,新加坡为42.9%,新西兰为25.1%;即使是欧洲非移民国家,如英国、德国、法国等,移民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也超过11.5%;在亚洲,日本的移民人口比例为1.9%,韩国为2.5%,而中国的外国人口只有0.06%,远低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平均水平10.8%,低于世界平均水平3.2%,甚至低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1.6%和不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1.2%。同样是人口大国,印度的这一比例也高于我国,达到0.4%。可见我国外国人口比例几乎为世界水平。同时,我国在华留学生比例也仅为0.4%,远低于OECD国家的平均比例8%,也几乎为世界水平。

国际人才红利都是发达国家享受的,中国享受了什么红利呢?中国在过去36年的改革开放阶段,中国享受了国内的“移民”红利。30多年前,国内的农村人口可以出村了,这为中国带来了巨大的红利。深圳就是一个移民城市,现在人口超过2千万。中国今天之所以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国内人口流动的放开。

美国创新源于多元化人才集群效应

为什么美国创新走在前面?答案是享受国际人才红利,这方面美国走在全世界的前面。在美国,专利创造1/3是来自移民,诺贝尔奖获得者1/3是来自移民。在教育领域,美国大学电子工程专业全数在校生70%是来自国外的留学生,美国博士学位就业人才里,国际移民的比例从93年的23%到2010年的42%,国际移民创造了美国1/4的高学历,包括谷歌里面30%都是亚裔,其中大部分都来自中国。

硅谷为什么那么发达?那是因为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才思想相互碰撞,没有任何条条框框,不同文化背景、语言背景的人才汇集到一起,时时刻刻产生新的点子、新的思路。

以色列是全世界创新创业发达的国家之一,以色列建国的时候只有60万人,现在800万,80%以上的人口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和非犹太人。这些人才的履历和背景,为以色列发达的科技产业奠定了坚厚的基础。

看了以色列和美国的例子,再来看中国,现在外国留学生在中国的很少,过去两年,美国到中国来的留学生连续下降。奥巴马上台的时候提出要派十万留学生,现在离十万差的很远。中国去美国的留学生已超过了25万,但是到中国来的留学生非常少,这对中国吸引国际人才是非常不利的,对中国的创新和发展是非常不利的。中国现在已经是生源不足,如果不抓住国际留学生这个教育市场,恐怕将来很多学校都要倒闭。

为什么我们要开放中国的学校招收外国留学生?我们培养多少个留学生,就是培养多少个知华派、亲华派。一带一路,不光是中国企业要走出去,我们中国培养的人才也要走出去。

吸引人才需去除人才流动壁垒

什么是人才流动的壁垒?就像关税和配额是货物贸易的壁垒一样,签证就是人才流动的一个壁垒。早国与国之间是没有签证的。去年APEC会议期间,奥巴马来次宣布中美十年往返签证,以前办美国签证是一年半或两年有效期,去美国留学的签证是五年有效期,现在你可以办十年有效期签证。十年间可以说走就走,随时去美国,每次可以呆半年

。这样就降低了人才流动的壁垒,加速了人才流动的频率,给中美都带来了人才流、创意流,有了创意流才有创新。

各个国家都在降低人才流入的门槛,像日本,获得居留证原来要求至少要居留十年,后来变成五年,近又缩短到三年。我国在2013年的出入境管理法里增加了人才签证这个概念,当时是我提出来的,因为当前,这个世界稀缺的不是贸易,是人才!

中国驻外使馆应设立“人才处”

以色列专门设立了移民吸收部,是跟国防部同等重要的部门,中国台湾在海外也有办事处负责招揽人才,韩国成立了“联系韩国”,新加坡也成立了“联系新加坡”,常驻在使馆,目的就是到处延揽人才。中国可以在海外设立文化处、商务处、科技处、教育处,为什么不可以有人才处?其他国家使馆的移民处是非常重要的,你看北京各个国家的大使馆,忙的就移民处。中国也应该设立一个人才处、移民处,专门吸收人才。

为海外华人华侨发放“海外公民证”

近些年,很多国家开始放松国籍政策,像印度、巴西、菲律宾、俄罗斯、墨西哥,在90年代开始承认双重国籍。2012年韩国也修订了国籍法,承认了双重国籍,双重国籍是非常好的一个办法。我们现在海外有6千万的华人华侨,分布在世界各地,可以考虑开放双重国籍了。比如在菲律宾,有几百万的华侨跟中国都有关系的话,这是一个很强大的影响力。在美国有四百万的华人华侨,如果他们与中国重新建立联系,将有可能影响美国对华的政策决策。

我们现在知道,在海外的华人回来一趟非常不容易。现在美国好了,有十年签证,但很多国家还都没有。所以说,发放海外公民证,消除人才流通的壁垒,是促进人才流动非常重要的方法。

人才流动需要签证便利化

马英九在台湾执政6、7年间,的政绩之一是台湾的护照可以去100多个国家了,同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中国香港也有100多个国家可以免签。

我们护照的含金量也在逐渐提高,原来我们只有几个国家免签,现在有40多个免签和落地签的国家。我们每年出去1亿人,在海外消费1千多亿美元。按照有关预测,到2020年中国会有两亿多人出国旅游,包括留学生出国学习潮,大家对签证便利化的需求是很大的。

中国需要更多国际化的领导人才

现在国际组织里面中国人非常少,韩国人、印度人很多,欧洲的也有,我们要推动中国人才进入到国际层面,国际领导人才的培养很重要。

阿里巴巴到美国上市,马云就讲阿里巴巴不是中国的阿里巴巴,是世界的阿里巴巴。去年我们的企业国际化蓝皮书也发现,中国到海外投资已经超过了来华投资。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时代已经到了,但关键是有没有领导人才领导中国企业走出去。中国需要培养更多的国际化领导人才,才能从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更好地参与全球化。

实现人才跨界,行业跨界才能成功

留住普通创业者,就是留住“雷军”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新华立场。)

大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辽阳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通辽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晋江整形美容医院那好
沈阳脑康中医院收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