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章逢谈必亏

2019-06-26 08:55:52 来源: 无锡信息港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妖夏正文卷 第五零章 逢谈必亏(小说屋 )宋词一觉睡到午饭前后,坐到饭桌旁,听她爸说这桩案子的钱已经到帐了,比上回还多,没等他爸后一句心里实在不安没底说出来,就一窜而起,往盛夏那间小店狂奔。她昨天明明说了,和钱院长说这事的时候叫上她……呃,她好象是跟曲灵说的。宋词一口气冲到小店门口,一推没推开,低头看着手把手上挂着的休息牌子,一个转身靠着门,郁闷了好一会儿,只好拖着脚步回去了。曲灵拿到厚厚几摞百元大钞,笑的合不拢嘴,将那几摞大钞从左边挪到右边,从右边挪到左边,来回挪了四五趟,两只手按在上面,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这钱跟纸,就是不一样。”米丽一口茶呛着了。周凯一只手支着下巴,看着曲灵,时不时赞叹一声,“拿这一堆现金给她,这谁出的主意?啧。”“她没有银行卡,从来没开过户,不给现金,你说怎么办?给金条?”盛夏斜着周凯。“还是现金吧,就她,你给她金条,她指定以为是黄铜。给了这么多。”周凯看着那摞现钞,“你倒是厚道。”“你给邹玲打个电话,告诉她案子结了,再请她吃顿饭,再买件小礼物。”盛夏看着周凯道。“这话什么意思?请她吃饭?她请我吃饭我都不去,还小礼物……就小礼物吧,吃饭就算了。”周凯上身后仰,几句话答的极快。“上次曲灵打人那事儿,邹玲忙了半夜,你还没谢她呢。”盛夏从眼角打量着周凯。“跟她不用客气。”周凯挥了下手。“为什么跟她不用客气?她是你什么人哪?你跟她这么不见外?”盛夏一脸笑,往前凑到周凯面前,仔细看着他的神情。“你这是什么话?我跟她半点关系也没有,她什么人也不是!话不能乱说。”周凯上身再往后仰。“那就是你知道她喜欢你,喜欢不足以形容,爱吧,她爱你,心里都是你,所以你跟她一点也不客气,肆无忌惮。周凯,你这么利用人家的爱,这可不厚道。”“不是不厚道,是下三滥。”米丽不客气接了句。周凯脸都青了,“你们,这是什么话。”“邹律师爱你?她看着比你老多……我不是那个意思。”曲灵一句老多了没说完,迎上盛夏横过来的目光,急忙改口,“那个,邹律师可厉害了。”“你瞧瞧你们,一个两个,满脑门子情情爱爱,想什么呢?我跟邹玲从小的交情,根本不用见外,哪是你们想的那样?行了行了,我请她吃饭,这就给她打电话。”周凯一边摸手机,一边往外走。大约是那几摞钱的给曲灵提供了胆气,周一一上班,盛夏示意曲灵去找卫桓谈谈工资这事时,曲灵竟然没往后缩,还走在了盛夏前头,气昂昂走到那两扇高大木门前,手抬起来,举在半空,却没敢敲下去,片刻,脖子微缩,一步退到盛夏身后,“还是你来吧。”“瞧你这出息。”盛夏叹了口气,“你听着,一会儿进去,别乱说话,算了,你还是别说话了,就听着,我要是问你,你就点头,拼命点头。”曲灵急忙用力点头。盛夏轻轻咳了一声,拉了拉衣服,抬手在门上敲了两下。卫桓站在窗前,微微侧头,目不转睛的看着玻璃虚光中的盛夏,等着她敲响了门,弹指拉开了那两扇厚重的橡木门。卫桓的目光从窗户移向一脚踏进来的盛夏。盛夏走近,看着卫桓嘴角隐隐的笑意,心里一宽,难得他心情这么好,嗯,今天运气不错。“什么事?”卫桓声调和缓。“我觉得,我们得谈谈工资。”盛夏一边笑一边欠了欠身。曲灵跟在她后面,忙跟着鞠了一躬。“噢?说吧。”卫桓想笑又抿住了。当初也是这样,她常常跟他谈点小条件,回回谈完了,就跺脚转圈的后悔不迭,如今不知道长进了没有。“我入职十来天了,你说的,你安排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可除了头一天你安排了工作,从第二天到现在,一直都是闲着的。”卫桓点头。“你说我的工资要等一个月后,看工作情况再定,现在这个工作情况,是你的原因,不是我的原因,可不管谁的原因,我确定一直闲着,要是到月底,你说一句我太闲了,我也没话说是不是?”“嗯。”卫桓脸上露出丝没能抿住的笑意。“所以,我觉得,不能等到月底,现在,就得先有个章程,比如先定个保底工资。”盛夏看着卫桓脸上时隐时现的笑意,心里涌起股好奇,什么事让他这么高兴?“好,你说怎么定?”卫桓好说话极了。“保底工资两万,”盛夏不客气的提出自己的要求,“我有保险,不用公司交养老和医疗等保险,作为折换,这两万我要求税后。”“好。”卫桓答应的爽快极了,爽快的盛夏一个愣神,连眨了几下眼,卫桓看着盛夏那一脸的意外和错愕,微微低头,掩饰一瞬间的忍俊不禁。“多谢卫总,卫总真是大气,果然是做大事的。”盛夏把原本准备好的一二三替换成两句马屁,接着道:“还有曲灵的工资,曲灵勤勤恳恳,虽说公司提供了宿舍,可一分钱工资也没有,这不合适。”“嗯,你觉得怎么样合适?”卫桓一眼没看曲灵,他的目光就没离开过盛夏。“一万,曲灵需要一份全额医疗保险,养老有没有都行,一万希望税后。”盛夏答的干脆。“嗯。”卫桓这一声嗯拖的微长。盛夏立刻接话道:“曲灵那间宿舍确实条件不错,不过她一个人,用不着那么大的地方,能不能这样,曲灵搬出那间宿舍,公司每个月给她一千块补贴,让她自己找地方做。”“好。”卫桓答应的干脆极了。盛夏眉梢飞起,笑的眼睛都弯起来了,“那我们就不打扰卫总了!”卫桓看着盛夏脚步雀跃的出了办公室,一边摇头,一边笑个不停。出了办公室,走出几步,曲灵一把抓住盛夏,“小夏,那个,马叔说,就前几天,卫老板说,从这个月起,每个月给我加一万零用。”“嗯?那房子呢?”“还跟原来一样。”“吃饭呢?”“还跟原来一样。”“那你怎么不早说!”盛夏差点跳起来。“马叔说那零用要攒着还债,一分也不给我,我想着不给我,那不就是没有,所以就没说。”曲灵缩着脖子。“那你刚才怎么不说话?啊?刚才怎么不说?”盛夏两只手抓着头发,她快气晕了。“你让我别说话,一句话也别说。”曲灵委屈里透着心虚。“你这个……”盛夏点着曲灵,一声哀嚎,一巴掌拍在脸上,“我这个蠢货!”小说屋

淮安白癜风专科医院
普洱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阳江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