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健校园文学走向荒野的黯然1长

2019-01-14 13:36:04 来源: 无锡信息港

  姜子健:校园文学走向荒野的黯然

  始于上世纪80年代的武汉大学樱花诗赛,如今诗歌稿量不足当时的百分之一。曾经作为三相调压器孕育中国新文化潮河床的校园文学,如今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滚筒干燥机生存危机。就业的压力让大学生都很现实,文学青年成了“神经病”的代名词。(中国青年报7月13日)

  湖师大有位朋友,他学的是汉语言专业。在一次的高校媒体座谈会上,他不断抱怨当今大学里文学刊物的难办之处;即便如此,这位仁兄仍然激情四射,准备发起学校里有共同志向者齐心协力,即便是没有市场,哪怕是为文学爱好者自误自乐孤芳自赏,也在所不惜自己的努力,并且想通过湖师的一些名人坐镇,比佛像厂家如该校毕业的作家韩少功。至于后事成败如何,一直没有听闻,但其所经营的站“文学院”貌似已经占有一席之地,但愿他的“文学刊物”之梦早日实现吧!

  放眼当今大学校园,课余碌碌者无非多为考证、考研、旅游和兼职,而兼职更加以“锻炼能力”和“创造财富”的多方好处越来越受广大学生青睐,校园文学则从80年代的神坛走向了如今的荒野。校园文学之所以前途愈加迷茫,并不是文学本身的过错,而兼职的吃香,也全非是其“好处多多”,所谓“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校园文学始终高昂着头颅,走过的是观者的身影。

  社会风气向来浮躁不安,之所以让校园文学也扑其后尘,道被浮躁攻破的防线当属大学本身。行政化的大学体制,从领导到教授到讲师到辅导员,整天都处在一个利益链条上,有谁考研安心下来做学问?为师者自己安静不想放就能放下下来,又如何给学校创造一个安静的环境?文学本身就是一个产生于现实而又超脱现实的艺术,只是萌芽而没有供其成长的土壤,没有浇灌修枝的园丁,怎能枝叶茂盛?到处都是斤斤计较与勾心斗角,利益和权力的明争暗斗,莫说是文学了,一切本来安静美好的东西恐怕都是生不逢时。

  第二道毁于一炬的防线当属当今大学生。校园文学的主体仍然是人,是一群思维活跃、想象丰富、激情四射、知识丰富的大学生,为何文学被他们冷漠了?因为于大多数学生而言,文学好比是零食,而工作才是主食。这是一个很可笑的逻辑:文学应该是精神食粮,却与物质混为一谈。然而这又并非十分可笑:当精神追求与物质追求发生冲突时,生存就成了道路。本该是读书的年纪,却为房子、相亲、工作、生存而奔波,文学就显得那么一无是处,所以即便是许多年所酝酿起来的底蕴,也是不堪一击。

  在时代的年年岁岁花相似转变面前,校园文学本身也变得面目全非。“青春疼痛系列”小说和“魔幻系列”小说,以及各种杂七杂八的书籍混迹于校园,于这些书的读者而言,这才是“校园文学”。毫无一起问,这些书籍的一个共同之处就是:帮助学生打发大量的闲暇时间,满足其浮躁的心理需求。文学本身就不是人人所爱,为什么要一味的满足大众的口味?如此长期以来,文学之于校园的性质就变了,又如何能够延续其辉煌的笑容?

  校园文学并不是人见人爱的香饽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然而当它逐渐走向荒野的时候,不管是爱它、恨它、无视它的人

姜子健校园文学走向荒野的黯然1长

,谁能瞥见那华丽凋容一刻的黯然?

  稿源:荆楚

  作者:姜子健

广东塑料篷布
湖南led户外灯具报价
代理美瞳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