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奶奶的爱情

2019-07-14 06:47:39 来源: 无锡信息港

爷爷奶奶都已经去世很多年了,至今他们的模样依旧在我的脑海中清晰地反映出来。使我常常想起他们,总觉得他们是一对特别的夫妻。老东西、老家伙、死老头子……这些词都是从奶奶的嘴里喊出来的。那是她对我爷爷的称呼。

奶奶是童养媳,从我记事起,就听爷爷奶奶断断续续讲他们的故事,奶奶是十二三岁的时候进入家门的,爷爷比奶奶小四岁,也许正是这缘故,在我的记忆中奶奶一直很强势,有时候在爷爷的嘴里无力地蹦出“死婆子”三个字之后,依旧按她的要求去做事儿,其实我知道爷爷奶奶嘴上这样叫着,但他们的声音和我们叫“亲爱的“还有什么“宝贝”的称谓是一样的。这其中包含了太多的关爱和太多的情愫。

整整半个多世纪的婚姻他们是怎样走过来的?是什么支撑着它们有如此的耐心和毅力坚持着走过了60多年的风风雨雨?

现在想来,其实我是蛮羡慕他们的生活的。

在我一岁的时候,妈妈去世了,于是爷爷奶奶开始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奶奶说那时的我一天到晚哭个不停,白天哭,夜里哭,脸上随时都挂着泪水,奶奶调笑着说我的脸天天被眼泪水糊弄地皱皱巴巴的,就像屋后的李树皮。以至于现在的我依稀记得几个小姨狠狠地说我一天到晚就知道哭,就喜欢哭,妈妈就是被我哭死的,一幅恨乌及屋的样子。

而每当我汪汪大哭的时候,奶奶总是用一碗温水泡着米子,或是一碗稠稠的热稀饭,加上浓浓的黑糖,往我嘴里塞。以至于现在的我一看到糖就反胃,朋友问我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一口黄板牙?我也只是笑笑,算是对于他的回答。奶奶说,那时的我们家里的开销就是成天的去供销社买散装黑糖,还得跟人说好话,走后门。

每当奶奶说起我的时候,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总是笑着骂我不听话,不成器。一直到我成家立业了,她的口吻都是那样:不听话,不成器,老子白疼你了一场,你小的时候鼻涕我都舍不得用手擦,怕把你弄疼了,都用口吸的,那晓得你鬼东西现在成了这个样子......

六七岁的儿子在旁边诧异地问:太太,你说的好恶心哟,我的鼻涕都是我自己擦的,爸爸妈妈从来就不管我......

于是奶奶就一把抱过自己的重孙子,嘴里又在唠叨:我的乖虫嘎子哟,太太还不是一样的疼你撒。妻和我微笑着站在一旁,看着儿子在奶奶的怀里撒着娇,我看见妻的眼睛里含着幸福的泪花。

奶奶一生都在劳作,就连在她去世的前几个小时都还在菜园子里除草,还在吩咐爷爷明天去集镇买些农药回来治虫除草,嘴里还是在唠叨:你个死老头子,叫你买农药回来把园子里的杂草害虫打一打,你就是不动,你个死老头子,你耳根子就那硬啊?

常常听人们常说,人将死的时候,她的心里是明亮的,心里是通透的。在奶奶的身上我深深地体会到了,在奶奶去世的前一个星期,奶奶就一个劲在老家给我打电话 ,说是身上疼,全身都疼,一个劲催促我回家接她来城里看病,又在骂骂咧咧地嘀咕,老子白疼你了一场。当我把她和爷爷接到城里,她却固执地不去医院了,怎么劝都没效,只是要我带着去几个姑姑家看看她的女儿们。

记得那时我们一家子在外散步,奶奶叮嘱爷爷:老头子,记得孙娃子家门口的路啵?他家旁边就是棉花公司呢,从沙洋过来的那个转盘直接过来就是孙娃子的家,你记得啵?

妻在旁边嚷道:婆婆,你怎么了?您还怕爹爹不记得我们家啊?就是不记得了,叫军带,谁叫他小时候让你们吃他的鼻涕的。正值叛逆期的儿子在一旁憨憨的笑......

在家里呆了没几天,奶奶就倔强地要回老家,怎么劝也劝不住,说是家里的鸡,猪都没人管,她不回去,它们都得挨饿。我不同意,说不送她回去,她生气地拉起爷爷就要往屋外走。谁知道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就传来她的噩耗。

妻抱着我嚎啕大哭: 军,你知道吗?婆婆对爹爹说的话,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泪如泉涌,默默地点头,那是奶奶在告诉爷爷记得孙子的家门,怕爷爷一个人走丢失了。

奶奶去世的时候,我们都沉浸在悲痛的气氛中,泪水总是流不完,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奶奶来,而爷爷总是骂我们 ,也是奶奶的那口吻:你们就是不听话,你婆婆都已经走了,你们就不过日子啦?就是你婆婆晓得了,也会不高兴,你们已经把我接来和你们一起住了,就是你婆婆兴的事了,你们啊,就是不听话。

然而自从奶奶走后,爷爷总是一个人在家里嘀嘀咕咕,每天吃饭的时候,就一个劲叮嘱我们,要记得喊你婆婆吃饭呢,一百天之内你们都得记得呢,喊你婆婆吃饭啊,一百天之内你婆婆都还在家里呢。有时候我听得烦了,懒得搭理他。爷爷就蹒跚着去厨房多拿一副碗筷,盛上米饭,夹些菜,放在餐桌上,嘴里念叨,婆婆,吃饭了,孙娃子烧好了,喊你吃饭呢。我无言以对。

奶奶去世的时候我们没有看到爷爷掉眼泪,用爷爷的话说奶奶是到去那边享福去了,过不了多久他也会去那里和她作伴依然和他做夫妻。依然愿意吃她的而且吃了60多年的永远吃不够的饭!

我忽然间明白了爷爷和奶奶的爱情故事就是在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生活中演绎着。他们之间超越了纯粹男女之间的感情,形成了一种无法用语言和文字描述的默契和生命感应。这是一份别样的爱情,是一份包含了真挚人性的爱情。虽然平凡但令人难忘。

爷爷奶奶去世好几年了,总想着写点什么去缅怀他们,但是每次提起笔来,却不知从何写起,只言片语也写不下去,只能是让自己难过半天。

现在借此怀念他们,希望他们在天堂好好的,幸福的生活。

治疗精索静脉曲张什么手术方式好
黑龙江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